深圳市森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news
深圳市森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 科技 > 娜美禁图潜望|愤怒的李国庆,拒不离婚的俞渝和他们背后沉默的当当

娜美禁图潜望|愤怒的李国庆,拒不离婚的俞渝和他们背后沉默的当当

[摘要]有趣的是,娜美禁图在大量充满戏剧化的桥段引发公众眼球后,夫妻两人争夺的核心资产当当网也随之热度有所提升。在微博平台,当当正常微博仅三四百的转发量,今早一条“本店无狗血,只有书香,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店庆开门红’促销”的微博转发已破三千。

腾讯新闻《一线》 方砚

围绕李国庆、俞渝这对夫妻俩的狗血剧在昨夜骤然升级。

根据网上流出的朋友圈截图,俞渝在其朋友圈中手撕李国庆,称李国庆从家中拿走1.3亿现金,并非净身出户。她指出,自己还收到过同性恋人的威胁信,还称其兄吸毒、嫖娼,六进六出监狱等。她还指责李国庆联合公关操纵媒体,每件事都在撒谎。

由于俞渝曝出的细节过于狗血,这一事件迅速“出圈”。随后,李国庆第一时间怒而回击,称俞渝所说为诽谤,将提起法律诉讼,7月已经向法院提出离婚,但俞渝并未同意,这可能是俞渝在拖延时间转移共同财产。

至此,夫妻两人的矛盾已然完全暴露于公众之下。但细看这一系列事件中双方的表述,清梦无痕txt实则疑点重重。

由于俞渝对李国庆的指控充满细节,极易引发共情,加之李国庆糟糕的公众形象,使得俞渝在舆论的地位迅速占据优势。但俞渝全程不愿提及拒不离婚的原因,使得外界难以理解受了如此委屈的俞渝,为何还会不合常理的维护婚姻如此之久。

这似乎也是事件的核心之一。而李国庆对此的解释是俞渝拖延时间转移资产,俞渝并未直接否认。

另一方面,针对俞渝对李国庆私生活的各种细节,李国庆也没有选择拿出证据逐条反驳,只简单以“诽谤”作结。两方翔实程度的对比,令舆论明显倾向于俞渝一方,而非有避重就轻之嫌的李国庆。

显然,这场双方或各有隐瞒的狗血剧,仍有可能随着后续双方拿出新证据,变得愈加精彩。

有趣的是,在大量充满戏剧化的桥段引发公众眼球后,夫妻两人争夺的核心资产当当网也随之热度有所提升。在微博平台,当当正常微博仅三四百的转发量,今早一条“本店无狗血,只有书香,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店庆开门红’促销”的微博转发已破三千。

但历经退市、并购失败的当当,mmall并不会因为这场并不光彩的狗血事件,摆脱原先的困境。

这家电商行业曾经的先驱、如今的“其他”玩家,在李国庆俞渝两人屡屡合合分分的阴影下,早已毫不犹豫的一头猛冲向衰落,多年来,从未回头。

三年前夫妻还是战友

直到三年前,围绕当当控制权的口水战,都没有任何悬念。

2016年年初,根据当当网的股权架构,李国庆占股股份32%,投票权是75.2%;俞渝占股股份是3.9%,投票权是8.3%。

李国庆压倒性的优势,帮助了这一时期当当成功实现退市。

当时,面对美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iMeigu,i美股)收购要约,早先已提出收购要约的李国庆俞渝实为一致行动人。二人投票权加在一起为83.5%,拥有绝对话语权,直接导致前者方案出局。

但实际上,i美股提出的私有化方案出价要比李国庆俞渝的私有化方案高出12.6%。李国庆俞渝明显低价的方案在当年9月的董事会会议中,却最终获得了97.7%投票权股东的支持。

显然,这时李国庆俞渝仍然还是面临外敌时的战友关系。但转机,也自成功退市起开始出现。

根据当时退市的文件,2016年下半年当当退市后,俞渝将持股11.04%,李国庆持股82.13%。这一占比几乎延续了退市前二人的持股均势,李国庆占绝对优势。

但到2018年4月,海航拟并购当当一案中所披露的股份,俞渝持股62.9%,已是李国庆持股26.96%占比的两倍多。

这一年多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国庆突然失势:儿子代持成转折?

对于个中缘由,根据李国庆的自述,2017年,俞渝鼓动李国庆,双方各拿出一半股份留给儿子。当李国庆拿出来后,俞渝以资本市场不看好儿子成大股东为由代持了儿子股份。

于是,俞渝得到了当当65%的控股权,再加上占股8%的公司小股东支持她,俞渝由此获得了73%的公司绝对话语权。

但这一说法同样充满疑点:既然资本市场不好看儿子成为大股东,股份也本应原路退回,李国庆为何容许股份交给俞渝代持?

在一次接受海客财经采访时,李国庆如此解释:

“我当时想要的就是自由,新业务让我尽情地奋斗,俞渝你什么都别管,你拿着儿子的股份,妈妈给儿子拿着,我也放心嘛”。

这一解释是否为真,如今仍难以判定。于商业角度,这一解释显得过于简单随意,考虑到股份背后所代表的巨大利益,如此简单进行转移,有可能并非实情。

而事实上,虽然俞渝在回应中反复强调李国庆私生活层面的问题,但对于公司股权的变动,俞渝仅以“逼宫这半件事”一笔带过。

唯一可以确认的事实是,经历2017年的变动后,到2018年,李国庆已经从当当第一大股东退居第二,并被俞渝从公司管理层面驱逐。

对当当影响几何?

根据最新的工商信息,对当当境内公司进行股权穿透,俞渝持股64.2%,李国庆持股27.51%,仍分列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

李国庆持有公司约四分之一的股权,对公司也有一定影响力。这或许是俞渝此前不同意离婚的原因。

根据《婚姻法》规定,夫妻共同拥有的仅是股权的财产性权利,例如股东的分红、清算后股东分配到的剩余财产等。

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夏利萍与李松霞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5)西中民四终字第00473号]中表示,股东的配偶虽对夫妻共有的股权享有财产权利,但没有参与公司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

这也意味着,公司股东转让股权可以独立行使,并非必须要征得其配偶的同意。一旦李国庆做出对公司不利的行为,诸如通过向竞争对手处置股权并助其获取董事会席位,俞渝并不能通过《婚姻法》对其约束。

有熟知公司股权的从业者告诉腾讯新闻《潜望》,俞渝或许并不希望在公司与李国庆做完全切割前离婚,双方可能有过一些事关公司股权的谈判,以换取李国庆手中股权;但李国庆可能因为价格没谈拢、或者压根认为这是一种“转移资产”行为不愿多谈,双方谈判进程并不顺利。

这或许是这场狗血剧背后的真实原因:双方涉及的利益太多,简单的离婚,已经无法完全解决问题。

只是,他们背后的当当可能已经没有太多时间留给夫妻两人折腾了。这家在2010年上市时尚在B2C市场占有率近10%的电商元老公司,到2018年时,市场份额已经跌破1%。

掉队多年,争端不断,如今夫妻分家又即将带来潜在危机,当当的未来或许将更加灰暗。